您的位置 : 布克小说网bookxs.com> 【言情】童馨顾霆西小说《顾少挚爱掌心宠》全文txt免费下载-布克小说网

【言情】童馨顾霆西小说《顾少挚爱掌心宠》全文txt免费下载

发布时间: 2021-05-30

推荐指数: 10分

猜你喜欢:

《顾少挚爱掌心宠》小说讲的是:童馨从来都知道,从10岁那年开始,她便是顾霆西养起来的一个废物,是他毁掉她的家,也是他给了她一个家,她的生命是当年他的一次手下留情,所以这一生,她注定烙下顾霆西的印记,也注定与他刀剑相逢。

第9章 我从未爱过你

我未曾来得及多想,程方泽拉着我的手,迅速的将我从礼堂里拉了出去。

礼堂外面有一间小包间,他把我拉到小包间里。

程方泽那温润的眸子,此时带着对我的担忧,又包含了些许紧张,“童童,今天是顾霆西的婚礼,他肯定非常忙,我带你走吧?等他忙过了,我们也已经逃出了他的掌控范围。”

程方泽的话,让我怔住了,任凭我怎么想,也没想到他来到婚礼现场,是要与我说这些。

去年我们的第3次私奔,是我的提议,当时程方泽没有丝毫的迟疑和犹豫。

可是今天我迟疑犹豫了,首先,我和刘晨的计划,我还没有看到最终的结果。

其次,去年那次,顾霆西也很明确的告诉过我,如果我心里在念着程方泽一点。

他就会让程方泽,在这个世界永远的消失。

程方泽看到我眼里的迟疑和犹豫,他有些惊讶,有些不解,“童童,你不想和我走吗?”

我怔怔的望着程方泽,脑海里忽然有些乱。

我和他走?

不知为什么,从前我特别想和他一走了之,今天却一点都不想了。

人总是要成熟的,年少时喜欢过的人,终生难忘,但也总有一天会清楚,我们不合适。

这不合适,不在于感情,在于现实。

现实告诉我,顾霆西捏死我,和捏死程方泽,都是轻而易举的。

在顾霆西的眼里,我和程方泽,不过是两只蝼蚁。

他拆散两只蝼蚁,和玩儿一样!

去年的我,和今年的我,是两个我。

去年的我还不成熟,今年的我是另一种童馨。

去年的童馨可以对一切不管不顾,今年的童馨,要对程方泽的生死负责。

既然我逃不开,所以我选择了,与顾霆西死磕到底。

我望着程方泽,突然咧嘴一笑,“我和你走?程方泽你算什么?”

我告诉我自己,既然不能在一起,就伤害他,让他离开吧……

程方泽的眼里出现了伤痛和错愕,“童童,你在说什么?”

我笑得很无情,“程方泽,你说,我在说什么?你看看你自己算什么?你有钱吗?你有势力吗?还是……”

我有些说不下去了,他是个善良的人,我不该说这些,说不下去。

可我今天必须,把这份感情断的清清楚楚。

我笑了笑,深吸了一口气,唇角挂着讥讽,“还是,你有颜值?你处处比不过顾霆西,我为什么要选择和你走?请你以后看清自己,我小的时候不懂事,我对你的一切爱情,都是出于我对爱情的幻想,我其实,从未爱过你!”

程方泽站在我的面前,他眼底里带着深深的不可思议,眼睛泛着红,许久吞咽着难过,“童童,你说的都是假的!你爱我,你骗不了我,我带你走,我会给你安全的生活。你放弃那些报复吧。仇恨是源源不断的,如果你不放下,它就永远没完没了。”

是啊,仇恨源源不断,但那是我的事了,与他无关。

他也不能与我的事有关。

“你少在那里自恋。”我冷嘲的勾了勾唇,“我爱顾霆西,非常爱,在我心里,你都比不过他的一根毛,我爱他,他对我做什么我都喜欢!”

“童童,你知道,你都在说什么吗?”怒意终于染上了程方泽的眼底。

可是他就连生气,都是那么的温柔。

温柔的让我,说出每一句伤害他的话,都内疚不已。

我佯装无所谓的勾唇笑笑,又耸耸肩,“我说我爱他,你能听懂吗?如果你听不懂,我再给你重复一遍?”

“你!”程方泽无可奈何的摇着头,“是我……是我把我们的感情,想的太好了……但,童童,我不信你刚才说的话,是发自内心。”

我冷笑望着程方泽,“程方泽,能离开了吗?别在这里和我说你那些廉价的爱,我并不觉得感动,并且我也不需要,甚至还觉得恶心。”

“你!!!”程方泽对我的失望,在他清澈的眸子里蔓延扩散。

最终,他甩了一把袖子,带着失望和悲伤,转身离开了小房间。

程方泽离开之后,我靠在墙壁上,身体慢慢的向下滑,最后坐在了地板上。

我落泪了,嘴里喃喃自语,“对不起!对不起……对不起,程方泽,我爱过你。这个世界是美好的,去找个普通女孩子吧,你会幸福的。”

我坐在地板上几分钟,突然一道阴影挡在我的身上。

我抬眼看,是顾霆西。

我忙抹掉了眼泪,还没等我开口,他冷嘲的勾了勾唇,“舍不得了?”

我心中一紧,刚才我和程方泽的一切,都在顾霆西的视线内吗?

“舍不得啊!”我咧嘴笑,故作无所谓,眼睛炯炯有神的望着他,“九叔要结婚,我当然舍不得。九叔结婚了,我在床上孤单寂寞冷啊。”

顾霆西气急反笑,矜傲孤冷的面色恍惚间竟似柔和了几分,“原来你哭,是舍不得我了?”

“否则我还能舍不得谁?”我笑的特妩媚,“这世界上还有比九叔更优秀的男人吗?还有比九叔活儿好的男人?”

这世界上,还有其他我想报复的人吗?

还有其他比顾霆西更可怕的人吗?

我现在心里有些后怕,假如刚才,我脑子一热,和程方泽离开了,指不定还没出礼堂酒店,就被抓回来了。

之后会发生什么?根本不可估计预料。

顾霆西根本不爱我,但是他很自私,他认为他的所有物,和别人离开了,是对他绝顶的背叛。

所以每逢我逃离,最终结果肯定很可怕。

我刚才的那番话,顾霆西听罢,薄唇轻嗤,好像在揭穿我,只顾拍马屁,不顾其他了。

但是拍马屁总归有用,他没有为难我,而是转身朝着礼堂去了。

他今日穿着合体剪裁的手工西装,西装是湖蓝色的,衬托的他身材高大又挺拔,简直完美的无可挑剔。

只是他转身之后,周身那疯狂肆虐的,狠戾气息依旧很浓郁。

我望着他的背影许久,随即从小房间里面出来。

今天来恭贺顾霆西的人有很多,他端着红酒杯与人交谈着。

陆家的人喜气洋洋,开心的样子,好像一群猴子爬上了一棵大树。

也对,一人得道鸡犬升、天。

陆倩嫁给了顾霆西,是他们陆家十八辈子积了德。

只是,我暗自勾唇冷笑,今天的婚礼能成吗?